新闻中心News 

岳建仁:“设计”是一种社会责任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1-06 访问量:589

岳建仁身上有种“儒家”的气质,真的很有那种文人墨客的执着和固执。他做过画师,做过教师,而提起过去他就总是忿忿不平的剑指“制度”和“体制”的弊端。

他不想卖画为生,他不认可目前国内的教育体制,于是他一门心思的做设计。他说“设计”是一种社会责任,他希望中国的建筑能早日与国际接轨。

我国建筑还处于学习、模仿、消化过程

【房天下】:房天下的朋友你们好,欢迎来到今天的设计时光节目,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同为建筑设计的岳建仁老师,岳老师您好。

【岳建仁】:你好,大家好。

【房天下】:岳老师看起来就很有艺术气质,我想问一下岳老师您应该是学艺术出身对吧?

【岳建仁】:我是南京艺术学院学绘画的,毕业分配到画院里面做了八年的专业画师,后来调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

【房天下】:您应该是很喜欢画画的人吧。

【岳建仁】:我是蛮传统的一个人,从小就比较喜欢画画,小时候有一次去文化馆看很多人围一个模特画画,我也找了一张纸和一支笔跟着画。当时也不知道人家是美术辅导班,辅导老师看到我画的觉得我画的最像了,于是就让我跟他学画。后来高中毕业,那个时代刚恢复高考不久艺术院校也比较难考,老师不赞同我考艺术院校,觉得非主流,希望我能够考理工科大学。我心理上产生抵触跑去当兵了。当完了兵以后又重新参加高考进了南京艺术学院,一拖就拖了五年。

那个时候对于考艺术院校还是相当难的,南京艺术学院每两年招一届,每一届只招一个班,一个班只招十几个人,我们那一届只招了六个人。培养方向出来就是画家,分配到画院。当时来说也就是国家出资培养画家,国外没有这样的机制,中国从宋代开始至今还有画院体制,直到改革开放画院也面临改制。后来我在画院经历改制,需要自己养活自己,靠卖画为生,我就产生了抵触情绪调到了华东师范大学,进入了设计行业。

当时在大学里就有很多绘画的人参与环境设计,我个人对建筑、对规划、对景观比较感兴趣,就出任了华东师大建筑与装饰专业的主任。在这个过程当中,主要从事教学和对建筑学实践的过程,久而久之在建筑与规划、景观包括室内这几个方面基本上是进行了一个循环的实践过程。因为教学生的同时更多的需要实践经验与理论知识相结合,才能更好的把知识传给学生,让他们更好的在未来岗位上面得心应手。

【房天下】:岳老师工作经历还挺丰富的,还做过一段时间老师。

【岳建仁】:感觉到中国的建筑学的教育和国外还是差距蛮大的,可能我们教育体制原因造成的。我的感受是中国建筑发展毕竟短短20年时间,我们前十年在模仿、后十年拼命的追。一开始大家眼光一下子被国际上的建筑风格、潮流各种流派所左右,大部分设计师盲目跟从,后来又一些艺术院校都在办建筑和室内的教育,为整个建筑教育学注入很多其他的背景。

据我所知很多国家把建筑学放在艺术院校里面,现在也有很多像中央工艺美院、中央美院等都办了建筑学这一块。从大的方面来讲,就是说我们后十年的发展,可能对我们来讲,从一味盲目的跟从到有了自主对设计的反思,所以这几年中国建筑应该取得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也是在这种大好的形式下,我们也跟着在里面得到不少发展和学习的过程。

从建筑整体的发展来讲,中国的建筑教育还是处于落后的一个态势。因为在西方发达国家经济、文化一直是在发展,而国内是在近十年过程当中发展。我们反思以后突然发现世界主流的知识产权体系是没有中国的,特别是在建筑领域。可能我们还在研究猛追国外建筑理念的时候,发现人家又在大大超越了我们,在建筑生态,可持续发展这一块,国内是远远所做不到的。

从建筑学角度来讲,我们还处于学习过程、模仿过程,消化过程,在这个过程我们很难支撑起我们整个的教育理论体系的形成。像世界级的一些大师大家做出来的作品,放在我们国内来讲,几乎是没有办法来实现的,比如说扎哈·哈迪德的作品就很难实现。我们生产工艺,建筑体制决定我们设计师没有办法在制作和加工全过程的跟踪。这些都值得我们建筑教育体制去反思。

前一阶段我们跟麻省理工合作出了《数字营造》这本书,我们国内组织了一批学术界的人翻译这本书,翻译下来的过程也是我们学习的过程。这本书是麻省理工大学第一次授权非麻省理工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这本书是我们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数字学术委员会来合作和麻省理工单独合作出版的。为什么叫做《数字营造》呢?实际上就是说在数字化时代,电脑的技术应用在建筑上面我们得到了巨大的发挥,就像古根哈姆博物馆,它属于非标性建筑,非标性建筑业就是从外表上流动性和曲面非常的复杂。在国内工艺是没有办法实现的。在研究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他们是应用数字控制技术,针对建筑的外表包括建筑的结构进行一次强大的用法,针对这个建筑专门设计一套它的自主软件,这套程序编出来以后,他把每一个面,每一块材料可切割曲面结合的面在施工现场可以完美的拼合。比如我们中国现在典型的案例数字营造的就是水立方,他营造的过程几乎全部是靠数字控制技术。鸟巢的工程也是在局部的地方应用了数字营造的技术,他是在河南舞阳钢厂制订了460钢材,这种钢材钢度比较强,另外每一个行架怎么定制都是数字控制的,不能出现一点偏差。所以整个数字营造在建筑上面,西方国家已经走在很前沿了。

网站首页在线预约联系我们